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洁文化

为官造福百姓,方免离任尴尬

发布时间:2024-02-18 09:26 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甘肃纪检监察网 字体: [ ] [ ] [ ]

近闻有不肖官员,离任起行,地方含恨竟闭城门,不容放行,且更喧拥市衢,裭夫人之衣。而殴及舆从者,呜呼。居官至此可不耻哉!可不畏哉!敢并记之。俾司民牧者宜着眼也。

——清•黄六鸿《福惠全书》

【深意浅说】

官员离任的时候,那些造福地方的,会受到爱戴,被立碑建祠脱鞋送伞,被夹道送行。而平时危害地方的,官声很差的,往往会被治下百姓为难羞辱。

《清稗类钞》有则轶闻说,陈某曾经担任黔阳县知县,他的妻子有才却泼悍。陈县令性格懦弱,平时公事往往受妻子干预。陈县令曾经出告示禁止演唱花鼓戏,但他的妻子却非常嗜好花鼓戏。有一次她传戏班演戏,但戏班正好被有钱人丰某雇请唱戏,不能立即奉命前往,去得有些迟缓,戏班名角龚姓小旦还被丰某留下。县令夫人大怒,教唆陈县令签发牌票,把丰某抓捕到县衙。

在陈县令离任的时候,接任的官员都已经到了,陈夫人还在省里拜会她的显宦干娘,导致陈县令不能成行。这类事情惹得地方士民十分不爽。陈县令临行时,县里的人就把县令夫妇的各种丑事,写成三十首诗词,塞到县令的轿子中。这个陈县令临行时遭到如此羞辱,也算咎由自取。

与陈县令相比,鸦片战争主战派名将邓廷桢更为尴尬。曾任甘肃布政使的张集馨在《道咸宦海见闻录》中说:“甘省地瘠民贫,山多水少,垦种成熟之地,不能必其每岁有收。”但1843年起用为甘肃布政使的邓廷桢,误听误信安西知州丁元淼的建议,轻率上奏朝廷,说甘肃可以开垦荒地二十余万亩,每年得丁粮草束数万。这完全是捏造谎报数字,本质是加赋。州县催征,鞭扑严急,老百姓受不了,就组织数千人到巡抚衙门要求呈缴农具,不当农民。很快,缴上来的农具堆积如房屋一样高,百姓喧哗雷动。直到按察使杨至堂从中调停,农民才拿了农具回家。州县官看到这种情形,怕激起民变,后来也不敢督促征收增加的赋税。

但邓廷桢上奏朝廷的税额已经奏定,不可更改,甘肃百姓深受其害,官民上下交困。人们追溯此事的始作俑者邓廷桢,无不痛恨唾骂。后邓廷桢升任陕西巡抚,甘肃农民携带瓦砾、刀杖,埋伏在邓廷桢可能经过的东关坡,准备为离任的布政使送行。多亏陕甘总督富呢扬阿派五百士兵相送,又经地方官妥为开导,邓廷桢才化险为夷,得以脱身。

后来,琦善任陕甘总督,认为“甘省稗政,莫大于加赋一条,若能奏改复旧,民困始苏”。于是上奏朝廷将这个赋税取消。琦善上奏取消这个赋税后,甘肃百姓“万民欢悦,耆老妇稚,膜拜督辕,如去恶疾”。后琦善被人陷害,逮捕送京。当时甘肃万民遮道,捐款八千两银子送行。乡绅梦华家还准备在五泉山为他立庙。

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当官时给老百姓带来利益的,他离任的时候,老百姓都不会忘记。康熙时期在江苏任巡抚的汤斌,离开江苏的时候,老百姓念及他的一系列惠政,“罢市挽留,数日聚集院署,哀号之声,至不忍闻”,以致不能成行。汤斌不得不写下《临行晓谕士民》,说他虽不忍离去,但君命难违。承诺到中央做官后,一定把当地赋税沉重的情况向中央反映,希望老百姓不要多虑。他还告诫百姓,今后仍然要孝亲敬长、教子训孙、忠信勤俭、公平谦让等等。

俗话说,“公门里面好修行”。为官作宦的,但凡平时对治下百姓做一点好事,离任的时候总不至于太过尴尬。(梁发芾)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:

下一篇: 舍身为民